yam 新聞

首頁 > 影音
  • TVBS影音專區

  • 誰調度醫療?朱點名衛福部 柯不同調

    粉塵爆炸事故後,國民黨首度召開中常會,刻意不談「選務」,黨主席朱立倫喊話,希望國民黨88萬黨員為500名傷患出錢出力,朱立倫還透漏黨部已經和大陸接洽,彙集醫療耗材、人工皮或屍皮,幫助塵爆傷患早日康復。不過上午朱立倫點名衛福部,該對醫療資源統籌調度,不過台北市長柯文哲認為統籌全雖然在中央,但每天實際操作的是地方政府,執行起來會比中央流暢。 粉塵爆炸那一晚,救護車滿街跑,傷患該送哪家醫院明確調度該誰做?新北市長 朱立倫:「這些所有傷患接下來的醫療『必須』由中央衛福部EOC來統籌,然後我們來協助。」 朱立倫開炮,點名衛福部該全權負責,倒是醫師出身的台北市長柯文哲,看法不一樣。柯文哲:「當然可以統籌是比較好,不過我想是這樣,大家一起合作這也是滿弔詭,事實上每天在操作是地方政府,中央政府又有統籌責任。」 台北市長柯文哲:「這也是蠻詭吊的,因為事實上每天在操作是地方政府,可是中央政府又有統籌的責任,可是他平常沒在操作所以你臨時要叫他做,他也是會台灣話叫『卡卡』。」 柯文哲允諾,意外平息後就著手規畫「北北基醫療圈」,行政院長毛治國拍板八仙樂園塵爆算是重大危難,可動用行政院第二預備金,卻引發討論,因為去年高雄氣爆時,中央補助高雄將近十六億,用的是統籌分配款而不是動支二備金。孫立群:「相關部會的預算不足支應的時候才會動到第二預備金,而且第二預備金是透過衛福部進到醫療院所,不是新北市政府有關係, 從醫療藥材到照護人力,支出符合預算科目,用二備金名正言順,但傷患重生漫漫長路,需要的不只是錢!國民黨主席朱立倫:「透過紅十字總會,以及當然我們衛福部要調集各國的這些醫療資源,尤其是人工皮膚、屍皮等等來協助。」 朱立倫向國民黨員喊話:「有錢出錢、有力出力,在國人最需要幫助的時候發揮大愛。」

  • 逆轉!涉性侵 土耳其男測謊過二審無罪

    上過交友節目「王子的約會」,土耳其大學生王凱傑去年被一名女大生控告性侵,一審被判1年10個月,不過因為王凱傑通過測謊,加上女大生身上沒有外傷,說詞前後不一,二審法官認為證據不足,判王凱傑無罪,律師說,他終於稍微放鬆了。 被女大生指控性侵,土耳其男大生王凱傑一審被判1年10個月,但二審大逆轉,改判無罪。 王凱傑委任律師張靖雅:「可以感覺得到說,他長久以來懸在他身上的壓力有稍微放鬆一點,但是因為這個案子有可能上訴三審,所以他也沒有辦法真正發自內心的感到喜悅。」 逆轉關鍵,在於王凱傑接受測謊,一連好幾個敏感問題,包括有沒有違反女方意願,或是有沒有把人拖進房間,他都說沒有,數據沒有不實反應,通過測謊。王凱傑委任律師張靖雅:「女生的敘述說她從這個通道進來,強拉進去,拖進去房間,但是卻沒有任何的瘀傷或紅腫。」 律師說,女大生指控被王凱傑推進房間,卻對房內擺設一問三不知,說詞明顯有出入。高院行政庭長周盈文:「她指訴被告有對她施暴,她有劇烈的反抗,但是在事發後告訴人甲女的驗傷單裡面沒有明顯的外傷。」 回顧整起案子,去年4月,女大生指控王凱傑假借邀請她看兔子,竟拉進房間性侵,她強烈抵抗沒被得逞,但王凱傑在她胸口留下唾液,成為證據,不過這番說詞,因為沒有外傷加前後說詞不一,證據不足,在二審被推翻,王凱傑一度被指控偷拍、性侵又猥褻,還曾羈押在看守所,結果全身而退。

  • 還原怎撒粉! 噴射手盧建佑重回現場模擬

    八仙樂園爆炸案,檢警找來當晚操作噴射粉塵鋼瓶的19歲大學生盧建佑,還有負責硬體設備的邱柏銘重回現場模擬!盧建佑蹲在舞台上,示範當時手拿鋼瓶的姿勢,還原事發前的情形,而邱柏銘則是跟鑑識人員講解當時燈具狀況,檢警還原現場,就是要釐清各方責任。 擔任粉塵噴射手的盧建佑,蹲當天的活動在舞台上,重建爆炸現場的狀況,盧建佑手拿CO2鋼瓶,示範蹲在舞台右方作勢噴射,這個動作維持1分多鐘,鑑識人員在旁邊拍照、蒐證不停和盧建佑討論案情。 回來模擬示範的還有硬體裝備負責人的邱柏銘,他當時爆炸的瞬間因為還上前調整燈具,因此檢警也把他帶回現場。 而且鑑識人員也拆了一塊地毯要帶回檢驗,上頭是否有菸蒂,或是有其他造成爆炸的東西。舞台西側火光最大,盧建佑就是西側的噴射手,他同樣位子同個動作還原,但是其實現場來有另一位噴射手,這次檢警沒把他也找來,可能就是認定西側是起火點。 現場重建不排除是因為主辦單位和八仙樂園說法有出入,因此檢警要查出到底誰說謊,讓該負責的人一個都逃不了。

  • 護理師總空缺率「居高不下」 留人難題怎解

    台灣的護理人力不足,很多護理師因為工作辛苦、三班制等因素,選擇離開工作崗位,讓總空缺率一直維持在5%以上,還有不少區域和地區醫院,因為找不到足夠的護理師而關床,病患權益也因此受影響。今天的「體檢台灣醫療」系列專題,就要探討護理工作辛苦,政府如何挽救人力流失,以及尋找新藥方。 新光醫院護理師許姿惠:「他是不會喘,但他講不出來哪裡不舒服,血氧機在誰那裡,剛剛做化療那個病人,現在很不舒服。」 沒時間好好停下來講話,因為住院病患有突發狀況。 新光醫院護理師許姿惠:「先幫你打一支抗過敏的藥喔。」 新光醫院護理師施力甄:「來,打針喔。」 新光醫院護理師許姿惠:「沒有,他沒有氧氣面罩耶,有一個病人是過敏性休克,另外一個病人更換氣切,那他比較緊張,所以比較忙一點。」 兩個緊急事件,讓護理站全員出動,打亂一下午行程,因為護理師平常要做的工作就很多,護理師出動給藥。台北榮總護理師張詩詩:「這顆是消腫消炎的。」 讓病人服下後,才換另一床。台北榮總護理師張詩詩:「塗一點點,一丁點大就好了。」 長期臥床病人,要定期翻身拍背。病人從入院到出院,第一線接觸的就是護理師,工作忙、壓力大、還要被罵,但有時候護理師真的是分身乏術,交班時最清楚,一輛護理車從第一間推到第四間,都是責任範圍。 衛福部對醫學中心全日護病比的要求是1比9,醫勞盟的全國護病比大調查更揭露,居然有近3成的地區跟區域醫院,大夜班護病比逼近1比25。 醫勞盟副秘書長李為:「大夜班大概就只有兩個護理師,急救的狀況之下,兩個護理師都要到這邊,那其他病人的治療,或者是說其他病人的照顧,就沒有人去照顧。」 壓力之大外人難想像,加上工時長、輪三班,親友勸退,這麼多負面因素,推著護理師離開醫院臨床工作。 新光醫院護理師許姿惠:「目前的重點不是說我們有多可憐、或是多辛苦,而是要跟大家說我們有多重要,自己其實也滿擔心,自己老的時候沒有人可以照顧。」 護理師公會調查,超過9成區域和地區醫院有招募困難,因為護理人員總空缺率經過幾年努力,依舊高達6.1%,沒辦法吸引新血加入,或舊的護理師回流,市場長期處於人力不足,該去哪裡找新藥方? 恩主公醫院照護服務員黃芳珠:「來,牛奶來囉,來,我幫你整理一下喔。」 在病房間穿梭,提供協助,她是恩主公醫院的照顧服務員,暱稱「紫衣天使」。 護理學會理事長王桂芸:「護理人員就去做他專業該做的,有些生活照顧的部分,可能就可以委託給輔助人力來做,那也會讓他感覺到他專業的發揮。」 在加錢加人之外,增加價值感是新課題,全台10萬多名臨床護理師,慢慢流失或許無感,但等到大量流失,影響的就是整個醫療體系的運作。

  • 更多